严洛。

疯狂爬墙大哥大
卡困伊藤我的爱
为了N在补

【妖尾夏斯】

-设定多年后的大魔斗演武一对一

-斯汀被场外暗算

-双向


给lof除除草…


——————————————


大魔斗演武。





妖精的尾巴-纳兹·多拉格尼尔x剑咬之虎-斯汀·尤克利夫。





这是久违的场面。多年后的大魔斗演武场上再一次出现了灭龙魔导士相对的场面,樱发与金发同样灿烂,不同的是他们再没有搭档在旁,真真正正,一对一。





斯汀紧紧盯着那头的纳兹,视线从头到脚扫过忍不住兴奋地舔舔唇露出了小虎牙,血液流动似要将他灼烧。斯汀微躬下身率先摆出了战斗预备。

对方是纳兹哥啊。就如当初初次见面一样

他已经兴奋得发抖了。





纳兹又何尝不是呢。炙热的血液在看到名单的那一刻开始沸腾,属于龙的好胜在踏上场地的那一刻让他眼中只剩对面飘扬的金发。

那是斯汀格,是他的猎物。





双方默契地提升着力量,两人的气息在场上交互碰撞,剑拔弩张的氛围使得场外也不自觉屏住了呼吸。不知是谁踢落了一颗细小石子,在落地瞬间的轻微声响中两人一齐有了动作。





斯汀始终记得那场比赛,纳兹闪到他面前时的震撼。于是他选择了同样的方式。斯汀捏紧了拳朝着纳兹急速逼近,每一步都踩得尘土微动。他知道,纳兹是同样的选择。





纳兹也确实做了同样的事情。他唇角张扬勾起,屈膝一踏顺着斯汀的轨迹闪现在他面前,抬拳对轰,视线相接互相露出了熟悉的笑意,几分张扬几分兴奋。





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啊。





可下一秒的变故让纳兹茫然无措。





斯汀对上纳兹的拳突然一软,纳兹拳风生生擦过斯汀脸颊带出几道白痕,金发少年刚刚张扬的身影猛然倒下,纳兹脑海一片空白,只来得及伸手将人搂进怀里,以及庆幸刚刚的拳没有裹上火焰。





纳兹抱着斯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狠狠皱起了眉。他急躁地伸手却在触及斯汀脸颊时猛地撤力,小心地抬起埋在他肩侧的脑袋察看。场外似乎也被突然的一幕吓住,比起刚才变得更加寂静。





“是谁。”





纳兹狠狠皱着眉看着明显陷入昏迷的斯汀,暴躁的眼神扫过全场所有人片刻,缓缓地开口声线却意外地低沉,低沉到不似人声。





他问是谁,是因为他刚刚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居然有人,敢染指他的猎物。





“温蒂,拜托你了。”





纳兹阴着脸扫视片刻,在视线回到怀中人身上时突然想起此刻似乎有更重要的事。他缓了缓神色伸手穿过斯汀膝弯将他抱起,不急不缓稳稳抱着人走到了公会大家下面,意思性地看了一眼马卡洛夫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现在还是治好斯汀比较重要。至于那个人,他已经牢牢记住了那个味道了。





斯汀醒来的时候有点头疼。他艰难地睁开了眼发现环境陌生,一时警惕地想要坐起身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然而一瞬间的慌乱被下一刻察觉的熟悉气息安抚。他偏过头看着趴在他床边的樱粉脑袋有些发愣,突然想起他明明是在和纳兹比赛。

然而记忆却在比赛开始后就不同寻常地断掉了。

斯汀伸手摸了摸纳兹的头发,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的纳兹哥应该是已经好好帮他找回场子了。





发丝的触感轻易弄醒了纳兹。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罪魁祸首,眨眨双眼才迟钝地反应过来斯汀醒了这个事实。纳兹脸上渐渐勾起了灿烂的笑容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却被斯汀的动作打断。





“什么人让纳兹哥受伤,我去打回来。”





纳兹抬起头斯汀才发现他头上绑了一圈圈绷带。斯汀伸手覆上白色绷带死死皱着眉,刚醒来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却硬是带上几分戾气。

这次是什么人这么嚣张,算计到他剑咬之虎会长的头上,还伤了纳兹。





不可原谅。





纳兹闻声愣了愣,也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才反应过来斯汀在说什么。他顿时笑着抓下斯汀的手握在手中,摇摇头表示不是他想的那样。





“这个不是被别人伤的啦,算计斯汀格的那家伙我可已经揍飞他一百遍了,超弱的。”





“那这个伤是怎么来的?”





纳兹眨着眼双眸明亮,说到一百遍的得意仿佛无形的后尾都在摇晃着向斯汀邀功。斯汀一边开心一边忍不住地好笑,却也没忘那十分碍眼的绷带。





纳兹看他始终不肯放过这个问题,终是不好意思地撇开了头,时不时瞟他一眼轻声嗫嚅,要不是斯汀听力够好他都快听不见了。





“是我自己回来的时候太兴奋撞门上了…”





…哈?





斯汀呆了片刻突然笑出了声,他看着眼前脸一下黑下来的人眼角眉梢都藏不住笑意。而纳兹一脸懊恼。他就知道说出来肯定会这样。





“没,没关系,纳兹哥,你帮我解决了超厉害的!”





斯汀笑够了才一抽一抽地憋回笑意,磕磕巴巴地试图安慰撇着嘴角的人。他深呼吸几下平复了心情,反手握住纳兹的手认真地看着他。





“纳兹哥,谢谢你。”



无论是报仇也好,照顾也好,都是纳兹做的。

老实说,斯汀的心在面对纳兹时早就完全不能平静了。





纳兹看着突然正经的人下意识抿了抿唇。他垂下头半晌,等到斯汀快不安的时候突然重新抬起了头,带着他熟悉的灿烂笑颜。





“不用谢,因为是斯汀格啊。”





因为是斯汀格啊。





短短几个字让斯汀的心跳漏了一拍。他不知道该不该想。

斯汀踌躇了一阵还是看向了纳兹,斟酌半晌吐出那句意味不明的话。





“因为是我…?”





纳兹显然有些迟疑。他歪歪头盯着斯汀看了半晌,直盯得斯汀心跳加快,才突然露出了好看的笑。





“嗯,因为是斯汀格,是特别的家伙。”





斯汀心情瞬间炸开。他支支吾吾地脸颊微微发烫,却不敢再多问什么。他不知道这个特别是什么意思。他张了张嘴,最终也只发出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





“噢,嗯,这样啊…”





纳兹好笑地看着他,揉了揉他的头发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两句根本无法消化的话让斯汀自由爆炸。





“特别,是喜欢。你是我的,别人休想碰。”





没人知道火龙纳兹·多拉格尼尔的占有欲有多强,斯汀大概会慢慢发觉了。


今天的更新夏灰镜头真的很对称啊随便一截就是情头(不)
夏灰真好嗑。搓手

回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简单粗暴置顶

手贱更新后简介变成了紧凑凑一片好嫌弃啊…写个置顶好啦
————————
-我是夏柠,叫id严洛也可以-
-有对象,是个可爱的小傻子
-目前是个随便写写给自己发糖(刀也说不定)的,文笔没有文风不定全靠任性x
-大学党。最近较忙随缘更新
-主混妖尾/龙珠/网王/魔卡/我英
-夏露/夏灰/灰露/洛露/夏斯/杰艾
   特天/饭特/82/忍迹/狼樱/轰出/胜出胜/爆切
上面是列举,我很杂食的欢迎和我安利!
以上有想看的也欢迎和我说!
本命是夏·多拉格尼尔,孙悟饭,仁王雅治,李小狼,爆豪胜己
妖尾全员我都吹爆啊!我指所有人不只是妖尾公会
以及妖尾最终季动画来一起吹嘛!
百年任务我也很喜欢!!
噢噢还有真岛叔的新作《伊甸星原》也强烈安利!里面还有不少妖尾彩蛋

(以及暗戳戳的语c扩列以上圈都有皮)
腾讯847617553欢迎来找我玩!虽然我话废还弧长就是了
以上!

用这个傻乎乎的笑开创这个标签吧
西奇·格兰贝尔呀

【妖尾夏斯】溜回学校的前辈和正在上课的后辈

#校园pa
#是我家小后辈想看的梗
#恋人设定注意

斯汀·尤克利夫同学现在心情有点波动。

今天的阳光很好,直直透过玻璃窗打在了课桌上,晒得人暖融融。斯汀从对他来说过于简单的课业中分神转过头看向窗外,似乎肉眼可见的暖意诱得他有些蠢蠢欲动。然而还没欲动两下,窜进视线的樱发吓得他不敢再动。

谁能告诉他已经毕业的纳兹前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教室外??

斯汀就看着粉毛前辈从前门望到后门,在发现他的时候立刻缩了过来笑容灿烂更甚阳光。而斯汀看着扒在他窗边朝他傻笑的人一脸冷漠地转回了头盯着滔滔不绝的老师。

别笑了,他快忍不住也要傻笑起来了。

而窗外的纳兹感到很委屈。难得他今天有空想着来看看他最喜欢的后辈,结果后辈就只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纳兹手扒着窗台脑袋沮丧地往下缩了缩,却突然感觉到手背被人覆盖。他小心地钻出脑袋,发现他的金毛后辈仍旧目不斜视看着讲台,手却悄悄地放了上来。

纳兹一下笑了开来,翻过掌心握住了斯汀的手。

斯汀也很憋屈。老师讲的内容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之前还能勉强当做巩固听下去,纳兹出现之后他就觉得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在他一脸冷漠地转回头后发现余光里的脑袋突然消失,顿时顾不上许多慌张地伸出了手,覆上温暖的手背才安下心来又慌慌张张地假装专心听课。

很憋屈。非常憋屈。

而那边的纳兹傻笑了一阵开始智商上线,他悄悄地探头几次暗中观察讲台,时不时严肃地点点头。

噢他当然不是在听课。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在他再一次探出头来时老师正好转过身开始写一个复杂的解答。于是纳兹同学准确地掐住了机会的脖子,探出上身钻进窗内,扳过斯汀的脑袋并且吻住斯汀的嘴唇。

一气呵成。

斯汀同学则是自然而然睁大了双眼,漂亮的宝蓝色眼眸里满是他的前辈。
打死他也想不到纳兹会胆大到这种地步。
斯汀愣了几秒突然意识到危机。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开始炙热到快将他灼烧,还有讲台上随时可能停下的写字声音。

于是斯汀眨眨双眼狠狠咬了一口纳兹的嘴唇。

纳兹吃痛地吸了口气委屈地放开了斯汀,见他一副超凶的样子默默地缩回了窗外。

斯汀见状也完全生不起气来。他看了一眼讲台上的书写进度再环视一圈周围,咬咬下唇伸手拽过了纳兹的衣领极轻极快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微红着脸转回头顺便把呆愣的樱发脑袋按了下去。

纳兹愣愣地摸着嘴唇往下缩,最后缩到地上揪着衣领无声地一个劲傻笑。

斯汀主动吻他了啊。在他们确立关系之后屈指可数的场景。

纳兹脑中全是刚才那个轻柔却清甜的吻,以至于下课铃响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他一跃而起,正对上探出头来寻他的斯汀。

于是他光明正大地勾过了斯汀的后颈,在无数注目礼中霸道又温柔地再次吻住了斯汀。

斯汀脸颊微微发烫,却没再拒绝。他伸手攥住纳兹的衣服闭眸享受最喜欢的人的亲吻。

一吻过后,纳兹抵上斯汀前额轻笑着说了什么,斯汀也轻轻笑开点了点头。这副画面落在在场观众眼中已经不只是狗粮那么简单,他们更想知道内容。

而内容大概只有受伤最重的斯汀同桌罗格同学知道。

——

“我喜欢你。”
“我也是。”

手(冢忍)足相残…一部分,ooc我的

突然翻到,这个人噢,给我写生贺不带续集的。噼里啪啦一顿揍

安南:

黑帮忍足x军部研究员手冢,私设文笔渣,以及好久不看,性格忘得差不多了(闭嘴)


“C区,坐标14,53,27,异常。”
“B区武器库遭到围堵。”
“A区,全区警报!”
“D区,实验室方向急需增援!”


沉寂已久的总控中心内,一阵阵警报声令人心悸,所有人都疾步穿过主屏幕面前的一片低气压区,仿佛在躲避什么。忙而不乱,除警报之外,倒是没人再有一丝动静。屏幕上停顿的十指仿佛想到什么,轻敲几下控制台,一道道精确的命令已经由特殊电波传至各区前线。


屏幕前那人抬手一划理好地图标识,蹙眉挺着脊背略带审视意味的看着监控。到底是哪里出的错…他一向严谨行事,就连政府,对这个实验室的信息也只知其一,几乎没有人知道,对外宣称的化学药品研发室,实际上是为政府特殊军队提供武器支持的军火库。


真的没人知道吗…如果是凭借那个人的能力?前几日重新翻过的资料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忍足侑士,果然是你吗。


“猜出来的话才有趣啊,Tezuka”低沉的嗓音自角落里传来,被有意无意拖长的语调在总控中心的高压运作中,带了些违和的有恃无恐,“你青组的研究员我都找借口撤走了,那么…来谈谈我们的交易。”


“我不和黑帮做交易,这点毋庸置疑,你怎么找来的…军部冰组的迹部景吾和你什么关系?”手冢国光自顾自的用掌心贴合操作台上按键,转动几分切断外界和总控的一切联系,抬手理了下军装领口转身看向入侵者,虽是疑问语气,却未曾掩饰那丝笃定。


“嘛嘛,一定要提那位“大人”吗,你的结论依然准确的让人头痛啊手冢”来人故作头疼的揉揉额角,轻笑了声低头把玩指尖刀片,“看在至少也曾并肩集训过的情分上…啊我忘了,那时你留学德国深造的。”


好的反正是写给你的,tag我也不打了(。)打戏你可以脑补,结局没想好(。)不过按实力来讲你输定了

斯汀大概很难说清他当时是什么感觉。
当他最憧憬与喜欢的那个人一脸小心捧着造型奇怪的蛋糕出现,将帽子歪歪扭扭扣到他头上时,他就觉得整个心都被扣住了。樱发少年小心地控制着他的火焰为他点燃蜡烛,兴奋又小心地催他许愿,他就鬼使神差地将他的前辈放进了愿望的第一位。在他睁眼的一瞬,他听到少年不同以往沉下不少的声线,与咫尺间墨色眼眸中的光彩齐齐印入脑海,伴随脸颊边的温热呼吸。

“生日快乐,斯汀格。”

生日快乐。他喃喃重复,眯眸笑露了可爱的虎牙。

——————
给我可爱的斯汀格的小惊喜,虽然是受他启发
想想还是改掉了名
生日快乐,穆青然。
@北毘

片段

…呜呜呜呜呜我的斯汀格啊!!!!

北毘:

纳兹恐怕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
他的金发恋人站在挂上了灯饰的木桥上侧过身面向他,时机恰好的烟花匆匆冲上星光点点的夜空绽放出不同颜色的彩花。斯汀悄悄地紧了紧握着他的手让手心温暖加剧,背着耀眼的火光眯了眯双眸勾唇刻意没有露出虎牙,歪着头启唇轻声呼唤


“纳兹哥”
“七夕快乐”
[太温暖了]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严洛。 礼物查收
纳兹哥,七夕快乐

最近好喜欢斯汀格啊!!!!
拽上天。

“你是没能杀死龙的灭龙魔导士吧?”

-来让你看看所谓第一世代和第三世代的差距